Stand by...

新篇章

新篇章,意味着我不准备续写所有叠在 WordPress 里的 Draft ,而是开了一个新坑。

1年没更新了,因为 饭否 / 微博 / twitter 的存在,使得堆叠大段文字变成一种觉得麻烦的行为,以前是强迫症在驱使着「每月至少要更新一篇新文章」,而当习惯被打破一次,所谓的强迫症就会被懒散小人揍得体无完肤。

现在,我试着回忆这个博客的脱节段都做了什么。

2012-06
毕业季,也是考试季,只是这种随便都能过的毕业考就不去提了(明明是黑得不忍直视的黑历史);然后全宿舍一起深陷网游巨坑,这个坑也同时开启了博客漫长不更新的历程。

2012-07
匆忙赶回汕头的医院考试,面试,然后体检,入职,一切看似顺利又不安,前路依旧抱着迷茫,认识了新的朋友,开启了新的交际圈。

2012-08
开始轮转科室,第一个科室是B超室,依旧是各种人际关系的建立。

2012-09
影像科,开始陷入人生的思考,每天感觉郁郁不得志,甚少与人交流,负能量积蓄的科室。

2012-10
心电图,开始主动学习,因为有对比,虽说仍有负能量的增长,但至少有收获。

2012-11
开始进入临床科室轮科,第一个临床科室是消化+呼吸内科,注定无法清闲,半夜新收、处理病人,直面各种死亡不等。开始为病人觉得惋惜,纵使无能为力。开始需要独立思考、处理病人。开始各种犯错与弥补,自责与改进。期间开始被迫学车。

2013-02
三个月轮一个科室,这是第二个,肾内科,也就是泌尿内科,当然也就包含了血透室。专业性太强的一个科室,于是发挥的余地也只是半夜起来收个肾结石或者叫护士打退烧针之类,而为什么是我处理因为老大在护士值班房,而我睡了她的医生值班房,这就是代价,甚至有半夜被叫起来跟肝癌病人解释病情的,至于为什么肾内科会有肝癌病人就不得而知了;血透室期间鉴于与尿毒症病人长期交流,领略了些许技巧,心态也有所改变,是件好事。

2013-05
至今,第三个临床科室,神经内科+内分泌科+血液内科,绝对高工作量的科室,刚开始连续两个夜班就是接连新收还有病人病情恶化、抢救、送ICU,或者是抢救稳定后第二天又突发情况恶化再抢救之类的苦逼事件,或者是像今早日班一样,一来来7个。也罢,逐个击破,反正感觉,也就那样了。

道路似乎依稀可见,
但依旧不是自己想走的,
不过慢慢的知道需要帮助谁了,

应该不是患者?

什么?还不赶快来“啪啪啪”!

无力吐槽,就拍下手把 ≡ω≡
现在已经有1人在拍手了,如果你淡腾可以拍很多次哦,
不过科学理论表明啪啪啪过多对身体不好哦,现在平均每人拍手1次。

有1人在吐槽

  1. @荏苒在衣说道:

    于是这里竟然还有大头少年的私密往事,八卦之心一本满足。

    回复

:hei: :ho: :T-T: :-o-: :nani: :eee: :dead: :==: :-p-: :=v=: :door: :+_+: more »